• 歌名: 歌手: 专辑:纪念金唱片

    >
    词:郑江 曲:黎小田
    爱就好像一串梦
    梦醒了一切亦空
    或者是我天生
    方给爱戏弄
    同你在追逐一个梦
    梦境消失岁月中
    唯有在爱中苏醒时
    方知爱非自控
    我渴望自由让我冲天飞
    当初的我太冲动
    日后我要是仍想到你
    应信当初深重
    爱就好像一串梦
    梦境生于意念中
    如你共我心不相同
    一生爱都白送
    MUSIC
    我渴望自由让我冲天飞
    当初的我太冲动
    日后我要是仍想到你
    应信当初深重
    爱就好像一串梦
    梦境生于意念中
    如你共我心不相同
    一生爱都白送
  • 歌名:共你别离 歌手: 专辑:

    作词:石朗 
    作曲:滨田省吾 编曲:奥金宝
    共你别离 
    再会了迷迷糊糊的片段
    人在这一刻分手 
    也不觉怎么凄酸
    共你别离 
    带着我心中少许的挂念
    无用去预测 
    无用去揣摩我的心
    你说过两心互勉 
    我也说过我会真心不变
    到了这里爱已不复见 
    你会与我再也不相见
    毋挂念 毋想念 
    遥遥游荡写意秋风里 
    离别过去吧 不讲昨天
    对与错再也不愿记 
    以往我也试过喜欢你
    到了这里已经不愿记 
    你你我我再也不需理
    毋顾忌 毋伤悲 
    遥遥长路以后记得我 
    离别了吧 不需记起
    共你分手 
    记住那迷迷糊糊的印象
    人在这一刻分开 
    再不要对对相向
    共你挥手 
    永别了心中从前痴痴想
    无用再去找 无用再去追 
    前尘往事
    你说过两心互勉 
    我也说过我会真心不变
    到了这里爱已不复见 
    你会与我再也不相见
    毋挂念 毋想念 
    遥遥游荡写意秋风里 
    离别过去吧 不讲昨天
    共你别离 
    再会了迷迷糊糊的片段
    人在这一刻分手 
    也不觉怎么凄酸
    共你别离 
    带着我心中少许的挂念
    无用去预测 
    无用去揣摩我的心
    共你别离 
    再会了迷迷糊糊的片段……
  • 歌名:谁负了谁 歌手: 专辑:

    谁负了谁
    曲:林哲司 词:郑
    演唱:
    前事再不想忆起
    对你已尽放弃
    莫再为 心的你做尽傻事
    墙外每朵花 都美
    我独为何仍爱你
    让快乐 冲出心里换做伤悲
    虽则我 明知不智我却未能 抑制
    虽则我 明知可以但我愿意 闷死
    明是靠不住
    偏要为你伤悲
    偏要为你心痴
    何时才将你淡忘
    何时才会不记起
    不再为爱伤悲
    不再为你伤悲
    为何偏偏要去问 谁负了谁
    前事再不想忆起
    对你已尽放弃
    莫再为 心的你做尽傻事
    墙外每朵花 都美
    我独为何仍爱你
    让快乐 冲出心里换做伤悲
    虽则我 明知不智我却未能 抑制
    虽则我 明知可以但我愿意 闷死
    明是靠不住
    偏要为你伤悲
    偏要为你心痴
    何时才将你淡忘
    何时才会不记起
    不再为爱伤悲
    不再为你伤悲
    为何偏偏要去问 谁负了谁
    虽则我 明知不智我却未能 抑制
    虽则我 明知可以但我愿意 闷死
    明是靠不住
    偏要为你伤悲
    偏要为你心痴
    何时才将你淡忘
    何时才会不记起
    不再为爱伤悲
    不再为你伤悲
    为何偏偏要去问 谁负了谁
  • 歌名: (小提合奏) 歌手: 专辑:

    << >>
    词:郑江 曲:黎小田
    爱就好像一串梦
    梦醒了一切亦空
    或者是我天生
    方给爱戏弄
    同你在追逐一个梦
    梦境消失岁月中
    唯有在爱中苏醒时
    方知爱非自控
    我渴望自由让我冲天飞
    当初的我太冲动
    日后我要是仍想到你
    应信当初深重
    爱就好像一串梦
    梦境生于意念中
    如你共我心不相同
    一生爱都白送
    我渴望自由让我冲天飞
    当初的我太冲动
    日后我要是仍想到你
    应信当初深重
    爱就好像一串梦
    梦境生于意念中
    如你共我心不相同
    一生爱都白送
  • 歌名:這刻相見後 歌手: 专辑:

    作詞:鄭國江 作曲:林敏怡
    談到往昔一切 
    令我心傷憂
    曾在這方這個門前 
    含淚揮手
    可知我怎會再回來 
    不因真正需求
    因我夢裏少回
    為你詛咒
    我在遠方不快樂 
    背著無數離愁
    一個痛苦的責備 
    隨著我走
    從照片中找到 那寧靜山丘
    曾在那邊那個樹林握著雙手
    此刻你想我再從頭 
    栖身此處小路
    可嘆是再不可能 
    但你知否
    我沒法講句話 
    眼淚唯有直流
    知道這刻相見後 
    還是要走